Overblog Suivre ce blog
Editer l'article Administration Créer mon blog
28 octobre 2015 3 28 /10 /octobre /2015 10:44

梔子花因為酷似古代盛酒的器皿梔而得名。傳說梔子花的種子來自天竺,與佛有關,故有人稱它為禪客、禪友。花語,是純潔的愛,甜美,喜悅,或永恒的愛。據說梔子花冬季就開始孕育花苞,直到近夏才會開放,孕育的時間越長,芬芳就越久長濃鬱。聽著佛歌《大悲咒》寫此文,我想也是一種機緣吧。只想把自己,也變成一位禪客,在寧靜清和中悟得禪機,洗淨生命裏所有的塵埃,如梔子花一般潔淨無塵ips 療程

梔子花是美的。春夏之交,花蕾初現,白綠相間,似翠玉所雕。一片素色,溫婉清美,飽滿豐潤,帶著江南的水氣與花氣,不慌不忙,吐露芬芳。婉約細致與豪放熱烈兼備,端莊秀美與平淡從容俱全,有點漫不經心的閑情,也有著生命花開的執著。是啊,看似不經意的綻放,卻經曆了長久的努力和堅持,這種努力和堅持,又是多麼令人感動!

盡日不歸處,一庭梔子香。毫無防備地,突然就遇見了,那該是怎樣的驚豔呢!

遙見鄰家梔子開,少女含笑尋香來。年近半老,閑依窗前,欣然看花,又見一青春少女含笑尋香,這又是一種怎樣的浪漫的心動?

素花偏可喜,的的半臨池。臨水照花,淺淺的清喜,淡淡的雅意,如此正好。花瓣潔白如玉,花蕊白中透碧,如清新可人的女子,樸素清淡,淡雅恬靜。又如妖嬈的白色盛宴,清幽怒豔,而又靜然妥帖,貴而不嬌,雅而不傲,極奢華又極簡約的。

梔子花,總是開放在雨季的。此時,綿綿細雨,絲絲絛絛,傾斜地灑在天地間,梔子花便一朵緊挨著一朵,白色的花瓣層層疊疊,楚楚動人,有著濃鬱的卓悅Bioderma江南溫婉氣息。

沈周詩雲:雪魄冰花涼氣清,曲欄深處豔精神。一鉤新月風牽影,暗送嬌香入畫庭。月下的梔子花,更有一番情韻的。此時不如采一枝梔子花,月下贈佳人,重溫古人的浪漫。葛花滿地能消酒,梔子同心好贈人,在詩酒年華裏,遇見一個知心的,有著一樣浪漫的情懷,一樣多情的癡人,永結同心,該是多麼快意的事。

校園裏,有一株高大的梔子花樹,藏在教師樓旁的菜園子裏。花開時,不少少女去采了花戴著發間,嘻嘻哈哈,純粹是為了好玩。仿佛古典詩詞或電視劇裏看見的一般,不過沒有那種古典的意境,反而多了青春的嫵媚與騷動。是啊,該戴花的年齡,不戴花是一種巨大的損失。民國的女子,一身旗袍,一雙高跟鞋,最好是蘇杭一帶的,烏黑的鬢發,斜斜地插著幾多潔白的梔子花,那種風情,是滄桑的歲月怎麼也掩蓋不了的。

小區院子裏,我住的那個單元的樓下,有兩株花樹,一株是紅山茶,一株是梔子花。山茶花,大紅的,如一個女子,喜歡化妝,卻不怎麼熟練,結果塗了大片的腮紅,太俗。所以只喜歡那株梔子花,如素顏的女子,天生麗質,不施粉黛,卻分外妖嬈。花開時節,總是被花氣熏了幾個晚上,才忍不住從三樓的陽臺上探出頭去,仔細瞅那清雅脫俗的花樹。整個雨季,我便醉在梔子花香裏。開門見花,枕香而眠,這種小生活充滿了小資情調。

江南煙雨,空氣總是潤潤的。總有這麼一些柔軟的花,仿佛一顆顆柔軟的心,靜靜綻放在歲月深處,在簡潔庸常的院落裏,支撐起一個個小格局。一位老婦人,老得路也走不穩了,卻分外優雅。幹淨,整潔,清清爽爽。熱心地關懷著一大群小孩子,喂養著小區裏五只流浪貓。看她靜坐梔子花下,沒有一點俗氣了。老公去世了,兒子坐牢了,生活也異常困窘,可她寧靜安詳,似乎風雨不曾卓悅Bioderma侵襲,有著觀世音菩薩一樣的慈悲與溫和。我想她也活成一株梔子花了。美,是沒有年齡的。

Partager cet article

Repost 0
Published by food19880314
commenter cet article

commentaires